自救

这几天看完了H.C.B的访谈录。一百多页的访谈跨越了他40年的摄影生涯。看完感慨许多。摄影吸引我的到底是什么?如果短暂的快门可以拍到时间的流逝该多好呀。对了,《向死而生》之前通知我说是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,可后来也就没了更进一步的消息。这两年类似的情况太多,心里也就习惯了。许多事情都是这样,开始很容易,然后停滞,等你心灰意冷的时候它又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来。前几天还听到了一个词“深耕”,好应景的词语。说到应景,什么都不及这句 “生命因不可理解而光彩耀眼。” 

0528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