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层

摄影不仅在于光线和构图。当然,光线和构图是成像的必要条件,但不是单一的表达内容。我期待的摄影,是在一幅画面中展示出和时间、空间有关的,又超出所处时间空间的那部分错层。是的,那个可以看得到时间流逝的错层。

关于镜头

04年开始拍照,相机包里总是大大小小的镜头,从广角到长焦,从变焦到定焦,从佳能到莱卡。期间一直想过只用一台相机一个镜头,但多是出于某种未必适合自己的情节或者就是得瑟。所以念头总是有,从没执行过。最长的时候就是过去那支35MM F2的莱卡,一直放在M9上。可能那时候崇拜Alex Webb的横向构图。也的确因此而找到了不少拍照的新感觉以及图片的新风格,但心里总有种声音告诉自己,这不是我想要的摄影 - 摄影不该停留在镜头焦段而带来的构图美学上吧?后来用28mm的GR街拍,然后又用85mm的佳能卡片机街拍,后来意外的买到了莱卡的50AA, 一支让我到今天还在感叹它与众不同的优秀的镜头,于是去年年底,卖了所有的焦段,只留下了两支50mm的定焦镜头,一支在M10上,一支在M7上。至今半年,我感谢自己所做的减法,把焦段装到心里,那一支镜头就足够了。 过去也担心50mm的镜头在旅行时太过具象,可其实在路上的时候,要的不是大而全,而是在需要的时候按下了快门,留下了回忆。眼前的选择少了,留给自己的空间反而大了。挺好!

自救

这几天看完了H.C.B的访谈录。一百多页的访谈跨越了他40年的摄影生涯。看完感慨许多。摄影吸引我的到底是什么?如果短暂的快门可以拍到时间的流逝该多好呀。对了,《向死而生》之前通知我说是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,可后来也就没了更进一步的消息。这两年类似的情况太多,心里也就习惯了。许多事情都是这样,开始很容易,然后停滞,等你心灰意冷的时候它又总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来。前几天还听到了一个词“深耕”,好应景的词语。说到应景,什么都不及这句 “生命因不可理解而光彩耀眼。” 

0528.jpg

LOOKING

最近看了许多书,小说,艺术,摄影,各式各样。脑子乱的时候把自己浸在文字里似乎能清除许多杂念。最近也趁着晴天的时候,认真的观察着墙壁上的影子。虽然我对所谓的“光影”并不感兴趣(我认为的摄影和光影无关)但是似乎也能从光线在墙壁的投影上找到一些想去按快门的冲动。

0523.jpg

6-SECOND

阴天,下午三点多才有了片刻的阳光,尝试了许多次曝光,最后用了两个滤镜,压暗了12度,6秒。

0516.jpg

SUNLIGHT

开始对家里的太阳光感兴趣了。从早到晚,不同位置,不同时间,不同的光线。 雨季终于过去了。

0515.jpg

五月十四日

1)我的小光表哪去了?
2)偶然听Ralph Gibson的几个视频讲座,突然觉得如果一个摄影师这么会说,为什么不去写小说呢?

PITT MEADOWS II

A revised edition of the Pitt Meadows photo.

Pitt Meadows

Somewhere near Pitt Lake at dusk.

LONG-EXPOSURE

越来越喜欢长时间曝光,好像能唤醒另一个纬度里的故事

0503_2.jpg

Not so fancy

Vancouver to me is not a fancy city but a nice little town where you can see snow mountain at the far background and the electric poles, bus stop at near with the mysterious Pattison sign.